工作

主题

以下内容为与主题相关的头条文章

投票前民意调查 瑞士人不打算废除收视收听费

对于主张“彻底废除瑞士公共电视广播收视收听费”的公民动议“No Billag”,大约三分之二的瑞士选民倾向于说“不”。在距离投票日还有两周的今天,最新一份公投调查得出这一结果。

欲了解更多内容,请参阅

以下内容为与该主题相关的其他文章

人人都爱 达沃斯木雪橇:当经典成为时尚…

最开始,这种小木雪橇是只为了货物运输。后来,某位木匠将其改造成运动雪橇,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这一传统运输方式早已成为瑞士人冬季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如今,以Paul Burri为代表的能工巧匠们使这一传统得以延续。

观点 瑞士的双重面孔

瑞士不原谅失败,记者兼博主 Grégoire Barbey如是说。要想牢记成功的荣耀,就要把失败者钉上耻辱柱,他在一份舆论报告中这样写道。该报告在瑞士法语区引起了众多反响。 ...

通勤 瑞士人通勤时间变得更长

据瑞士联邦统计局统计,2016年,瑞士上班族及上学族平均通勤时长增长至30分钟,每天人均通勤距离长达14.8公里。

2018年3月4日全民公投 “废除收视收听费”:该项动议意味着什么?影响又将如何?

今年3月4日,瑞士人民将就“废除收视收听费”动议进行表决。该项动议的发起人认为,取消广播电视收视费会令媒体更加具有自主权并且更具竞争力,从而符合公众的切身利益;瑞士政府与议会却希望选民们对动议投反对票:因为在它们看来,废除收视收听费不仅不能保证广播电视节目的制作水准,还会危及其多元化节目内容,...

瑞士就业 懂电脑的注意啦,你在瑞士是香饽饽!

瑞士公司现在纷纷招兵买马,扩展团队。2017年第4季度的招聘岗位出现增长趋势,尤其在莱蒙湖周边地区和信息技术领域势头显著。从瑞士全国范畴来看,就业市场提供的工作机会比2016年同期增加了6%-这是苏黎世大学公布的瑞士就业市场指数(Adecco Swiss Job Market ...

贫富差距 瑞士钱多,这样分配...

在过去的几年里,瑞士穷人和富人的收入差距略微有所拉大,但幅度远远小于在德国和美国。尽管如此,瑞士的高收入人群依然不断发展壮大。这是圣加仑大学一项研究报告得出的结果。

职场现实 瑞士求职者善于“骗”工资

说到在应聘时“狮子大开口地要工资”,瑞士人可是欧洲冠军。

遇见瑞士有奖征文:肖淼晨作品 瑞士人:在家门口享受全世界

有这么一件事我印象很深。 一天清晨,我坐一位当地朋友的车从日内瓦去洛桑,全程60公里,在他的提议下,我们沿途休息了三次。说实话,休息得我都累了。 同样是这位朋友,每周末可以徒步10公里,再打一场高尔夫。我真的难以相信这两个人是同一个人。 ...

人工智能 美国与瑞士:人工智能的两种演进路径

石泽:在人工智能领域,美国和瑞士,一个从软件起步,一个从硬件出发,最终殊途同归。 自从去年开始,人工智能成为炙手可热的话题,舆论担心机器人在未来将取代人类。机器人的发展方向是什么?完全超越人类的机器人是否有出现的必要? 最近,我有幸与Roland Siegwart ...

瑞士视角 应对性骚扰,瑞士人这样做

数周以前,瑞士议员亚尼克·巴特特(Yannick Buttet)因其不当的骚扰行为受到指控(多语)。此事过后,瑞士人关于性骚扰的讨论已经从“将信将疑”转变为“思考对策”。

新年乐天派 雇主预期就业市场回暖

一项调查显示,瑞士雇主预期2018年头三个月就业市场将迎来回暖,这是他们七年来最乐观的一次预测。 瑞士招聘机构万宝盛华(Manpower)在咨询了759家雇主后发布报告,预计2018年第一季度的净招聘率将达到3%,这是自2011年第一季度以来最乐观的预测。 ...

劳动力市场 两百万瑞士人持有集体劳动合同

联邦统计局(Federal Statistical Office)在本周一发布的报告中指出,在瑞士,有超过两百万名雇员受到限定最低工资的集体劳动协议(collective labour agreement)保护。 ...

办公时间 你一周工作多少个小时?

你每周工作超过41小时10分钟吗?这是瑞士全职工作者的平均值,比大多数发达国家的工作时长都短。瑞士人是如何达到这种看起来很舒服的状态的呢?工会和商业协会为何都对此感到愤愤不平呢?

中国并购在瑞士 当瑞士遇见中国老板:相爱不易,相处更难

“中国并购狂潮席卷欧洲”不再是新闻。“如果有一天,你的老板变成了中国人怎么办?你还会有好日子过吗?要知道,对工会权利的尊重可不是中国上司的强项… ” 瑞士电视台的一档节目以此开场。当瑞士公司遇见中国老板,也许会碰撞出火花,也许会擦出火药味。磨合说着容易,做起来难… 

遇见瑞士有奖征文:王清彦作品 我的沃乡情

从记忆的针线筐中,拾起一个红线轴,寻找着瑞士线索的起头,记忆在润湿捻细的线头和针眼之间恍惚,我想起的是一本书,隐约还记得其中几字:沙漠,亚伯拉罕,以实玛利……这本书是十六七年前在学校的瑞士研究中心借阅的,作者本该是我“认识”的第一个瑞士人,但已不详其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