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教育

瑞士留华校友纪念册《我们记忆中的中国》系列六 我在中国的20年

作者:

别问我为什么会在中国生活了20年--它就是这么发生了。起初我的想法只是做一件“疯狂”的事,到北京待一年,去学习一门不可能学会的语言。然而,一年后,我感觉到这门天书般的语言越来越有趣了。

精典特刊

瑞士的高等教育

瑞士的教育水准在世界上是数一数二的。自1848年瑞士联邦政府成立以来,教育归属各州管理。作为一个对教育高度重视的国家,瑞士培养出了像爱因斯坦这样的科学家并非偶然。瑞士共有10所公立(州立)大学、2所联邦理工学院、9所高等专科学院,以及4家联邦研究所。瑞士资讯swissinfo.ch向你介绍瑞士...

人工智能 瑞士如何鼓励机器人创新?

作者:

石泽:我有幸与瑞士国家机器人能力研究中心的科学传播官Seward博士交流,观察瑞士如何促进机器人产业发展。 ...

瑞士工资:教师篇 瑞士教师薪酬知多少

作者:

在瑞士各行业工资比较中,教师显现出比其他职业更高的“含金量”。从全球范围来看,就算排除物价差异,以购买力平价衡量,瑞士老师的收入也绝对可以让其他国家的同业们“仰望”。

鱼的家谱 瑞士湖泊中的物种演化

科学家们针对瑞士最受欢迎的一种鱼展开了研究,这为探求生物多样性持续减少所造成的后果,提供了新的见解。

堕胎 当医生出于良知拒绝为女性堕胎

尽管法律规定堕胎合法,意大利的女性在做人流手术时还是经常遇到困难。大多数医院不实施堕胎手术,出于良心而拒绝为人流手术执刀的妇科医生的比例也在不断增加。在瑞士,情况却大不相同。医生的良知抗拒(还)没有对妇产科工作造成问题,各家医院都有能力实施堕胎手术。 ...

记忆混乱 瑞士老年痴呆病人越来越多

统计数据显示, 瑞士阿尔茨海默症病患人数高于估值。而且,在未来的25年内,患病人数很有可能是现在的两倍。据非营利组织瑞士海尔茨海默症协会统计,2016年,瑞士人口中有14.4万人患有某一种形式的失智症。

瑞士留华校友纪念册《我们记忆中的中国》系列四 我在上海学习汉语的日子

作者:

1983年9月,我通过当时就读的苏黎世大学的一个中瑞学生交流项目,来到中国上海的复旦大学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汉语学习。我先是坐飞机到了香港,然后再坐火车到武汉,最后坐轮船沿着长江航行。在一辆时速仅为40公里,且到处挤满了人、叫人透不过气来的慢车的硬座上度过了漫长的时间后,江上的清新凉爽的空气让人精...

增强现实AR 阿里巴巴斥资数百万于瑞士洛桑初创公司

作者:

瑞士初创公司WayRay得到中国投资者的青睐:电子商务线上交易服务平台巨鳄阿里巴巴携手多家投资方进入总部驻址于瑞士洛桑的这家初创公司。截至3月中旬,位于瑞士西部的这家在增强现实领域(AR)初出茅庐的创业公司,已获得1800万美元(约为1.24亿元人民币)的注资。 ...

怀孕和运动 瑞士强悍孕妈:游泳跑步骑车,一样都不耽误

作者:

顶尖运动员的孕期是什么样子?要肌肉还是长肥肉?瑞士的女子铁人三项奥运冠军Nicola Spirig正在怀着她的第二个孩子,不久就要生了。但挺着大肚,来个葛优躺,只动嘴,不动手可不是她的风格。雷厉风行的女体育健将Spirig在瑞士电视台(SRF)的采访中大方地分享了她的孕期健康运动经验。

瑞士多地学生上街抗议削减学校预算 瑞士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学生示威游行?

作者:

今日下午(4月5日),瑞士苏黎世、卢塞恩、巴塞尔、日内瓦及阿尔高市的学生走上街头游行示威,抗议政府此前制定的在2013年至2018年期间,将州级教育预算大幅削减10亿瑞郎(约为68.66亿元人民币)的计划,称此举已引发学生和教职员工“被迫放假”,以及基础设施维护欠佳等诸多问题。

1950至1980 不知情的巴塞尔病患成为“人体小白鼠”

近日一项调查披露,一家巴塞尔精神病诊所在1950年至1980年期间,曾定期给罹患精神疾病的人提供未经验证批准的药物。究竟患者对此是否知情并同意,所服用药物的性质是否已被明确告知,所发放的药物中哪些在当时还未获得相关资质批文,目前还尚属未知数。

瑞士留华校友纪念册《我们记忆中的中国》系列三 80年代留学中国的外国留学生

作者:

1983年9月,我通过当时就读的苏黎世大学的一个中瑞学生交流项目,来到中国上海的复旦大学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汉语学习。我先是坐飞机到了香港,然后再坐火车到武汉,最后坐轮船沿着长江航行。在一辆时速仅为40公里,且到处挤满了人、叫人透不过气来的慢车的硬座上度过了漫长的时间后,江上的清新凉爽的空气让人精...

瑞士留华校友纪念册《我们记忆中的中国》系列二 始于童年的中国情结

作者:

1981年我第一次来到中国,在北京师范大学参加了为期两个月的访学。那时,我刚刚在日内瓦大学文学院完成了第二年的汉学专业学习。深受大家爱戴的毕来德教授为我们这一届的学生安排了这次交流。那时,我刚刚度过了我的20岁生日,但我对中国的热爱从童年时就开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