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以下内容为与主题相关的头条文章

瑞士文化交流 台灣作家「幾米」以繽紛色彩走入瑞士閱讀世界

在陽光普照的春日末了,棉絮飄散在蘇黎世的天空,瑞士迎來了亞洲最著名的成人繪本畫家幾米。在中文的世界裡,他的作品已遠超過原創的書籍本身,改編成電影、舞台劇或是連續劇,是家喻戶曉的人物。

联邦体操节 瑞士7万名体操运动员的盛会

瑞士第76届联邦体操节于6月23日在瑞士北部小城阿劳完满落幕。同体操比赛及表演活动一脉相承,本次体操节的闭幕式也活力四射。活动组委会表示本次比赛取得巨大成功:共有有6.9万名体操运动员参赛,赛事吸引了约20万参观者前来观战助威。

更多内容

下面内容也许对你有帮助。

欲了解更多内容,请参阅

以下内容为与该主题相关的其他文章

酿酒师节 沃韦如何组织“20年一次”的酿酒师节

酿酒师节(Fête des Vignerons),这个每20年才在湖畔小城沃韦(Vevey)举办一届的传统节日,组织起来绝非轻而易举。预计将吸引百万观众的本地庆典,业已演变为堪比里约狂欢节的宏大活动,与之俱来的是节日组织的巨大挑战。

酿酒师的庆典 酿酒师节-回顾曾经的时光

让我们对日内瓦湖畔小城沃韦(Vevey)举办的、一代人只有一次机会的酿酒师节(俗称“沃韦葡萄酒节”、“沃韦葡萄种植者收获节”)做一次历史回顾。

当星星撞上音乐 Starmus:来苏黎世接收外太空灵感

Garik Israelian是天体物理学家,也是音乐家。Brian May是音乐家,也是天体物理学家。他们俩相遇之后,诞生了Starmus嘉年华(英)- 它不仅关乎精神,还震动灵魂和感官。只要6月24-29日来苏黎世参加活动,你就能明白此言之意。

音乐之外 露天音乐节,除了音乐还有垃圾

瑞士是世界上最钟爱露天音乐节的国家,然而享受完美妙音乐之后,留下来的是满目垃圾。

瑞士最小的艺术 世界上最小的歌剧

他出生于1920年,是一名手工工匠的儿子,在青少年时期看了威尔第的歌剧后,这一切就与他有了不可分割的关联:他想成为一名歌剧人,一位舞台设计师和塑造者。但无果 – 他被拒绝了,然而,他私下里一直沉迷于歌剧。

2019巴塞尔艺术博览会 了解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只有手机能做到!

巴塞尔展厅入口处排起了很长的队,参观者非常国际化。巴塞尔艺术博览会-这个被誉为世界上最大的艺术博览盛会在瑞士巴塞尔开幕。 ...

#瑞士历史图片 (#swisshistorypics) 瑞士国家马戏团的过去

1919年6月14日,科尼马戏团的首场演出在伯尔尼举行。瑞士从此开启了马戏团时代,而这个伟大时代的诞生其实源于一场浪漫的爱情故事。

女权运动 女性大罢工:悠久历史的新篇章

1991年6月14日,瑞士数十万名女性参加了首次妇女大罢工。如今,差不多30年过去了,动员女性举行罢工的活动再次卷土重来。

艺术与金钱 巴塞尔艺术展:关乎艺术还是金钱?

6月12日,世界上最大的艺术博览盛会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在瑞士同名市隆重开幕。该博览会包含一系列展览、艺术活动和派对。但不是每个人都对此感到欣喜-当地艺术圈就喜忧参半: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和艺廊主说,这次展会更多的是关于金钱,而非艺术。

盛行的运动项目 瑞士人也迷体操

第76届瑞士联邦体操运动会(Federal Gymnastics Festival)将于6月13日在阿劳(Aarau)拉开帷幕,预计届时将迎来共计7万名来自瑞士各地的体操运动爱好者。

女性在艺术界的地位 “瑞士博物馆必须更加女性化”

卢塞恩艺术博物馆馆长Fanni Fetzer表示,女性在瑞士艺术界可见度太低。仅仅更多地展示女艺术家的作品还远远不够,“如何展示”也是至关重要的。

献给圣灵降临节的一束鲜花 盛开的交响乐

书的封面非常鲜艳抢眼:明亮的粉红色,亚麻布面保证并实现了这一色彩的承诺。 即使是标题“怒放”(Blossom)也实现了他所预期的,每束鲜花都犹如一次颜色的小小爆炸。

的女性艺术 你应该知道的5位瑞士女艺术家

19、20世纪的众多女艺术家早已被世人所淡忘,在瑞士也不例外。通过这一系列报道,我们向你介绍那些值得被再次发现或者直到死后才华才被发掘的女艺术家们。

艺术中的女性-系列之五 那些被忘却的瑞士才女们

瑞士女画家Anny Meisser Vonzun终生以人物画为创作主题,作品题材从未触及过家乡壮观的山景,因为那不是当时人们眼中的女性创作题材,而且她也想把这个领域留给自己同为画家的丈夫去施展才华。

数据调查 瑞士博物馆忽视女性艺术家

与女性相比,瑞士的艺术博物馆更倾向于展出男性艺术家的作品。根据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和瑞士法语广播电视台的统计,在2008年至2018年间,在博物馆举办展览的女性艺术家的比例只占26%。

艺术中的女性-系列之四 那些被忘却的瑞士才女们

通过这一系列报导,我们向你介绍那些值得被再次发现或者直到死后才华才被发掘的女艺术家们。今天这位瑞士女性艺术家名叫Adèle d'Affry,她是一位公爵夫人,却以男名Marcello享誉世界雕塑界。

艺术中的女性-系列之三 那些被忘却的瑞士才女们

瑞士女摄影师Binia Bill的摄影代表作以旅行以及她与现代主义先锋艺术家朋友的交往为主题,其静物画也有着独特的视觉语言,颇具20世纪30年代的气质。尽管才华横溢,但自从儿子出生后,她便放弃了创作,在家操持家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