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旅游

主题

以下内容为与主题相关的头条文章

芭蕾传承之《魔笛》 芭蕾大师贝嘉:斯人已去 余音犹在

作者:

古典芭蕾的重要革新者、20世纪最伟大的芭蕾大师莫里斯·贝嘉和瑞士洛桑有着剪不断的渊源。在舞剧《魔笛》(La Flûte enchantée)公演之际,洛桑贝嘉芭蕾舞团的舞蹈家们接受了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采访,中心话题:大师贝嘉“非典型”的艺术风格。 ...

更多内容

下面内容也许对你有帮助。

欲了解更多内容,请参阅

以下内容为与该主题相关的其他文章

图片新闻

考古发现 埃及3000岁的美丽脚趾

作者:

3000年- 瑞士巴塞尔、苏黎世大学即开罗埃及国家博物馆的考古学家们近日鉴定出一根木质脚趾的年代。这件义肢出土于上埃及古城底比斯(今天的卢克索市)的一座显赫家族的坟墓,而脚趾的主人是一位教士的女儿。

第30届瑞士国家约德尔调歌唱节 传统瑞士约德尔调:听了耳朵要怀孕!

瑞士本土民族音乐-约德尔调到底是一种众声嘈杂的陈词滥调,还是一种鲜活且带有蓬勃生命力的艺术形式?今年瑞士民族约德调歌唱节的主办地-瓦莱州的居民给出的答案是:它绝不仅仅只是“山民”原生态音乐,更是一项颇受欢迎的潜在商机。

克劳斯弟兄 瑞士和平圣人诞生600周年

作者:

现代瑞士的首位圣人弗吕厄的尼克劳斯(Niklaus von Flüe)出生于600年前。他是位家境富裕的中世纪农夫,当他离开家人去过隐居生活时,周围的人都异常吃惊,但他后来成为妇孺皆知的、力促和平的“活圣人”。

瑞士留华校友纪念册《我们记忆中的中国》系列十二 我在中国的第一年

作者:

2007年8月,我来到北京开始为期一年的汉语进修学习,在这之前我在瑞士日内瓦大学已经学习了两年时间的汉语。来中国之前的准备很繁琐和辛苦:大量的资料准备,多次体检以及往返伯尔尼申请入境签证等。我感到既不安又激动。

巴塞尔艺术展 2017 从小展览到国际艺术巨头

曾经的一个“小展览”-巴塞尔艺术展如今已经摇身变成艺术巨头,成为一个与谷歌起名的国际知名品牌。但是有批评者认为:巴塞尔艺术展(Art Basel)威胁到艺术的多样性。而香港的画廊主也在抱怨为了报名巴塞尔艺术展费时又费力。(SRF,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洛桑贝嘉芭蕾舞团 莫里斯·贝嘉的《魔笛》哪里与众不同?

洛桑贝嘉芭蕾舞团正在排演传统剧目《魔笛》。在这里,来自不同文化的舞蹈演员从自己的体会出发,向大家描述莫里斯·贝嘉的《魔笛》有哪些与众不同之处。几位年轻舞者分别是:那須野圭右 (日本)、Gabriel Arenas Ruiz (比利时)、Kateryna Shalkina (乌克兰)和孙佳勇(中国)。

贝嘉芭蕾舞团艺术总监的话 你能描述莫里斯·贝嘉的艺术风格吗?

Gil Roman是洛桑贝嘉芭蕾舞团的艺术总监,他人生的大半时间都在追随莫里斯·贝嘉(Maurice Béjart)。在大师去世之后,依然致力于延续恩师的创作风格,这一点在他的最新舞剧《魔笛》(La Flûte enchantée)中尤为突出。在莫扎特歌剧的伴奏下,各个角色性格忠于贝嘉的塑造。

列托罗曼语 瑞士的第四种官方语言:山里话要灭绝吗?

瑞士是一个多语国家,除了德语、法语和意大利语三种官方语言之外,还有一种列托罗曼语,这是瑞士山区少部分居民讲的语言。1938年在一次全民投票中,瑞士公民以92%的赞同票,认可这个山里话为瑞士的第四种官方语言。然而现在这种语言的存活受到了威胁。 ...

中瑞跨文化 是瑞士人懒,还是中国人多疑?

作者:

中国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和瑞士的“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有何不同?企业矛盾中,是瑞士员工懒惰,还是中国管理层缺乏信任?为什么说仿制也是一种创新?一起来听听苏黎世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张新华教授新颖独到的解析吧。

生活质量调查 巴塞尔为什么是瑞士最宜居的城市?

作者:

​​​​​​​在世界最宜居地排名中,瑞士城市巴塞尔与苏黎世、悉尼和温哥华均跻身前十。两位在这里居住的外国人表示,巴塞尔上榜是实至名归。 在美世公司发布的外国人生活质量年度调查中,巴塞尔与悉尼排名并列第十。这个位于德法边境的瑞士城市是首次在此项调查中上榜。 ...

编织物的创新 你会穿3D打印机的服装吗?

作者:

弹性加暴露,会不会成为未来某天人们的着装特色?在苏黎世举办的年度织物与时装周(Textile and Fashion Days)上,3D打印正式亮相。它是否以及何时能与织布机一争天下,目前还无法下定论。

瑞士《冰上的尤里》 与瑞士冰上王子优雅邂逅

作者:

如果你喜欢花样滑冰,如果你热衷日本动画《冰上的尤里》,那么这位帅气小哥哥,你一定不能错过。他就是瑞士花样滑冰运动员史蒂芬·兰比尔- 动画主人公日本选手勇利的冰场劲敌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的人物原型。如果说费德勒是气度非凡的国王,他便是瑞士体坛那位儒雅谦逊的王子,有着俊俏的脸庞和君子如玉的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