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走进On鞋 一家瑞士跑鞋初创企业的跨国公司之路

穿着On跑鞋跑步的感觉:就像在云上奔跑。

穿着On跑鞋跑步的感觉:就像在云上奔跑。

(Marathon-Photos.com)

要想偶遇卡斯帕·科佩蒂(Casper Coppetti),你要么沿着苏黎世的利马特河跑步,要么到瑞士东部地区徒步旅行,或者乘飞机去圣保罗或东京。快速发展的瑞士跑鞋品牌On的联合创始人总在不断前进,在行业逆境中求生存。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当你到达跑鞋公司On的苏黎世总部时,会发现没有前台接待,也没有年度报告宣传栏。在开放式办公室环境中,湿哒哒的毛巾挂在几十个钢制储物柜上,这让它看起来更像一个更衣室,而不是一家快速发展的跨国公司总部。

成为一名跑步者并不是在On工作的必要条件,但由于客户会议或经营讨论常常是在利马特河畔边跑边谈或是在山区边骑车边谈,因此想不染上跑步的习惯都难。

联合创始人卡斯帕·科佩蒂(左)、大卫·艾伦(中)和奥利维尔·伯恩哈德(右)。

联合创始人卡斯帕·科佩蒂(左)、大卫·艾伦(中)和奥利维尔·伯恩哈德(右)。  

(Courtesy of On AG)

这家苏黎世初创企业很早就崭露头角,成为一股强大的力量,倔强地生存在这个由耐克、阿迪达斯和爱世克斯等少数大公司主导了几十年的行业中。

尽管该公司在七年多前就不再属于初创企业,科佩蒂对“跨国公司”这一标签十分不屑,好像它是一个不好的词。

“从积极正面的角度看,我们的确是一家跨国公司,”他说。

该公司目前拥有48个国家的员工,分公司遍布美国、巴西、日本、澳大利亚、德国,最近又在中国新开了一家子公司,这使它完全符合跨国公司的形象(即便它并不属于严格意义上的跨国公司)。 但科佩蒂表示,该公司计划专注于产品质量,积极对接供应商,弘扬瑞士血统,争取在跨国鞋业公司当中做到卓尔不群。

关于On公司

创办历史:2010年,卡斯帕·科佩蒂、大卫·艾伦和前职业运动员奥利维尔·伯恩哈德三位朋友在苏黎世创立On跑鞋公司。

员工:400人。相比之下,耐克有76’700多名员工,阿迪达斯约有57’000名员工。

办公场所:总部和研发中心位于苏黎世。在世界各地设有6个办事处。

企业成长:On最初是面向跑步专业人士的高端品牌,却在护士、老年休闲步行者和潮流青年中赢得了不少忠诚的粉丝。尽管它在欧洲之外并不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品牌,但全球50多个国家的4000多家门店都在销售On跑鞋。

该公司目前在瑞士跑鞋市场的占有率达40%,在德国的市占率达10%。该公司没有分享具体的收入信息,但表示其营收规模基本每年翻一番。目前,On跑鞋的平均价格为每双鞋190-270瑞郎(约合人民币1330-1890元),该公司的增长战略将持续聚焦高端鞋类市场。

信息框结尾

瑞士血统

瑞士没有制作跑鞋的悠久传统,但是当科佩蒂和联合创始人奥利维耶·伯恩哈德以及大卫·艾伦在2010年为他们在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开发出的减震技术(多语)外部链接成功申请到专利时,他们相信成功的大门已经敞开。

科佩蒂解释说,该公司的“瑞士血统”已经成为跑鞋的主要卖点之一,每双在国外销售的跑鞋都装饰有一面小瑞士国旗,作为高质量和高性能的标志。每一款跑鞋都在瑞士东部恩加丁地区的阿尔卑斯山区内进行了测试,该公司最近在那里建造了一座新的零废物山地小屋(多语)外部链接,以示对瑞士传统的敬意。

尽管办公场所看似非常国际化,但管理风格却非常瑞士化。公司没有首席执行官,也没有一个名誉创始人。相反,公司的三位创始人深入地参与公司的日常工作。

公司决策过程往往自下而上,这点是受到瑞士直接民主原则的启发。在科佩蒂成长的环境里,人们仍然举手表决,任何普通公民都可以要求修改法律。他指出,他不断鼓励On的同事们分享他们的想法和解决方案,不管他们是实习生还是创始人。

“On”标志中的字母“O”看起来像一个开关。当第一批试用者试穿早期的On跑鞋模型时,他们说,“哇,感觉不一样,就像马力全开了一样。"

(Courtesy of On AG)

总部设在瑞士也有诸多不便之处。 科佩蒂说,瑞士对非欧盟公民的工作限制(多语)外部链接对于公司而言犹如芒刺在背。该公司网站上发布了60多个空缺职位,科佩蒂预测,未来几年,随着公司搬入新的1100平方米的办公场所,On的苏黎世总部员工数将翻两番。

但他预计,招到合适的员工并不容易,因为可以进入瑞士的非欧盟职工人数面临配额限制。

科佩蒂认为:“现行法律是瑞士之耻,完全走错了方向。” 他表示,即便是美国高管来苏黎世工作,公司也难以获得劳动许可。

快马加鞭

跨国鞋业公司往往有声誉问题,On希望避免重蹈覆辙。20世纪90年代,随着鞋品制造转移至成本低廉的亚洲地区,制鞋厂的童工问题和剥削性质的工作条件成为了众人关注的焦点。

耐克的形象受到的冲击尤为严重,这迫使该公司彻底改革(英)外部链接工厂工作条件的监督方式。此后,耐克和其他运动鞋品牌一直在增加生产经营的透明度,选择与少数优质(英)外部链接的供应商合作。随着On不断成长,在扩大生产规模方面,它也面临着困扰同行的相同问题,但幸好它可以从同行的错误中学习经验。

On明确表示,其鞋子“并非瑞士制造”,但是科佩蒂表示这并不排除未来在瑞士制造的可能性。与几乎所有鞋类生产商一样,该公司依赖合同代工商。这些代工企业大部分位于越南,On在越南有三家合作代工企业。  

安娜贝尔·默斯(Annabel Meurs)负责协调费尔韦基金会(FairWear Foundation 英、德)外部链接在越南的评估工作。她说,为了确保在采购该国制造的鞋品时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公司应掌握每个生产地点以及生产过程中所涉及的全部步骤。  

科佩蒂表示,公司正努力与每个供应商建立长期合作关系。公司网站专门公布了各家供应商的介绍信息(多语)外部链接,让顾客了解鞋子的生产地点和加工方式。

注重可持续性生产

制鞋业也是废物和碳排放的大户,大多数鞋子完全由石油炼化材料制成,每年被丢弃的鞋子数量高达数百万双。  

“可持续发展是我们工作的标准之一,”科佩蒂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一个人做任何决定都应当考虑对环境的影响,无论是午饭地点、产品设计,还是活动的组织方式。”

科佩蒂知道这也是公司客户的诉求。  

“我们的客户往往是受过教育的年轻人,他们不认同以牺牲地球为代价换取发展。”

该公司希望利用科佩蒂所说的“手工啤酒心理”,即顾客想更多地了解他们所购买的产品的产地和制作方式。

对整个制鞋业来说,这是一项艰苦的事业:到2020年,阿迪达斯计划用再生塑料(英、德)外部链接生产1100万双鞋,但这依然是杯水车薪,因为到2026年,鞋品市场预计将达到600亿美元(英)外部链接,较2017年上升380亿美元。

科佩蒂表示,在使用可再生资源方面,On跑鞋走在了前列。跑鞋的加速助推部分,局部采用了生物材质;与此同时,公司还尽可能地使用了毒性危害系数最低的粘胶。但On的联合创始人承认,公司在实现可持续发展愿景方面,依然任重道远,尤其是在材料和废弃物利用方面,毕竟公司产品80%-100%的原料仍然来自石油炼化。

这是公司成长过程中面临的诸多问题之一。

员工索菲亚·库维略斯(Sofia Cubillos)说:“公司发展如此迅速,以至于经常遇到一些我们没有答案的问题。对于新问题缺乏可借鉴的经验指南,所以我们必须摸着石头过河。"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