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华人生活 “我嫁到瑞士的村妇生活”

小昱家

小昱家的大House

(邵大海)

瑞士的中国人都戏称瑞士为瑞村,是说瑞士就是个大乡村,就连瑞士最大的城市苏黎世被称为苏村、伯尔尼被称为熊村(伯尔尼的标志是一头熊),住在市中心的人一说话也是俺们村怎么怎么着。今天我们就带你看看瑞士真正的村儿,一位生活在小山村里的中国媳妇的家。

知道小昱是三年前了。当年,她与Rolf的那场瑞中婚礼,以及小昱妈妈在婚礼上展示的传统胶东花饽饽(图片请参阅下面画廊外部链接)曾令文化记者兴奋了一把。认识小昱是在她开的一个微信群里,她想组织家庭聚会,在群里找人教她婆家人包饺子,抱着看看这个外嫁中国媳妇生活现状的心态,记者联系了小昱。

小昱与Rolf当年的婚纱照

(小昱提供)

小昱家住在瑞士伯尔尼州挺偏远的一个小山村里,别说交通不便,感觉那里根本没有交通,除了自己开车,进村(山)出村(山)都靠自家车。自行车?想都别想,都是山路。去她家路上GPS还带错了道,想给小昱打电话,号称瑞士覆盖面最全的电信老大swisscom都没有信号,想发微信当然也显示无服务。

不过路上风景真是不错,原本下高速后20分钟的车程我竟开了将近一小时,当然,虽然绕了路,但是也看了风景外部链接

因为没有电话信号,但是知道已经到了她住的村子,就停车问一户人家,这里是不是住着一个中国人?马上被告知两个左转上到坡顶通过一片树林,看到红色长椅左转就到了。

果然,崎岖的山路尽头有一户人家,房前两个男人带着一个孩子还有一条狗,因为不知道对不对,也不知道小昱的大名叫什么,伸出车窗问了一句:我没走错地儿吧?是这儿吗?两个男人异口同声:对,对。

被指挥着停好车后,与两位男士握手互报姓名,得知主人叫Rolf,索性就地攀谈起来,被告知女主人正带这一帮人在厨房包饺子,因为没见过小昱,怕认错人尴尬,就给小昱打电话,所幸,这里有信号了。 

大家忙着包饺子的时候,我与正在烤肉的Rolf聊了起来,问到他俩是怎么认识的时候,Rolf眼角洋溢出一丝得意而幸福的笑:“我们一起打出租车认识的。”我说,那一定是一个很浪漫的爱情故事吧?Rolf似乎有些害羞地笑了(后来这次成就了他们婚姻的邂逅却被小昱描述成当时无法忍受的“痛苦”) 。当时,小昱是国内光伏行业的一名白领。

真实的生活状态:重生需要时间,婚姻需要经营。

问小昱,想写写她的生活,是否愿意说说,让我们的读者了解一些瑞士村里的生活?尤其是中国人在瑞士山村里的生活?因为可以想象,从中国到瑞士,生活总会有一些落差吧?小昱却说:“我的生活没啥可写的,平平淡淡的村妇生活而已。”

“我不需要那种晒幸福的存在感,我也不会在任何地方晒虚荣,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晒晒太阳 。” -小昱

引言结束

小昱一家住在她老公家里留下来的山坡上的百年老房子里,海拔1000米左右,是一栋传统的瑞士民居。老公祖辈是以养牛为生,他本人现在伯尔尼一家电力公司上班。房子周围的草地和森林都是他们家的(约6万平米),还很有幸的独占一片小山头。当天聚会的中国朋友都笑称这是地主土豪家。这些地现在都租给了邻居当牧场,因为老公兄弟四个没人子承父业。

闲聊中,小昱告诉笔者:“今天之所以搞这个家庭包饺子聚会,是因为前些天婆婆家人说想吃水饺,我就一口答应下来。回家后便愁眉不展,十多个人的饺子得包多久。于是我就找了三个中国姐妹来帮忙当老师,教他们包饺子,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嘛!”

看着大家兴致勃勃地包着饺子,想着一个从中国来的女孩子,曾经的繁华和热闹一去不复返,平日里这种连邻居都没有的安静的生活是怎么过的?问小昱,她说,在瑞士三年半的生活很幸福,至少目前来说很幸福:“可能每个人对待生活的方式不同,我的性格就是那种选择了就不会后悔的,我只往前看。所以我从来没觉得这三年半的生活对我来说是多么得难,我来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重生需要时间,婚姻需要经营。”

那么和之前国内的生活落差如何适应的?小昱说:“落差不大,我小时候就给家里放过小羊,生活在农村,家里也有果园,所以这种乡村生活对我来说没有什么不适。唯一不同的就是文化差异,比如我不喜欢贴面礼,每次贴面礼就会脸红好久。我和婆婆家人说了之后,他们也都理解。现在每次见面都握手。还有关于家庭姓氏的问题,结婚前我俩就商量好了,孩子随他姓,我保留我的姓。其实我俩都觉得这个问题不重要,但婆婆家人对此曾有过不解。她觉得我应该改夫姓。不过,老公不在乎,婆婆自然也无可奈何。 ”(注:瑞士的传统是结婚后共用一个家庭的姓,一般是沿用男方的姓做为家庭姓氏)

全职太太的生活 

那你平时都做什么?小昱:“这三年半,我只是偶尔在夏天做做兼职。平时都是家庭主妇。老公很好,由着我的性子,不会给我压力。我的爱好广泛,画画、手工、做中餐、学习、种菜种花,完全过着一种世外桃源老年人的悠闲生活。老公也很大度(肚)很包容,婚后疯长了10公斤。”

看得出,老公很在意小昱的感受,也很宠着小昱:“我们的日常生活实在是太平淡了,有了孩子后我每天睡到孩子自然醒,早饭,收拾家务。老妈来了可以帮看孩子,我就有时间学习一两个小时德语,午饭后孩子睡觉我出去晒晒太阳,回来继续学习一个小时,学习对我来说已经是个习惯了。我不喜欢运动,这点实在很不好。通常我们会安排周三去采购,我自己开车去大超市也就20分钟的路,因为不喜欢采购,所以每次都是买好几天的量。衣服鞋子也是很少添置,至今衣柜里还能找到我大学时候的衣服。”

与小昱妈妈聊天感觉老人虽然与女婿家人语言不通,但是心里什么都明白。她说,第一次来小昱的新家,感觉特别不适应,出门不方便,什么都不方便,而且安静得有些让人发慌。但是随着来的次数多了,慢慢感觉这里才适合人类生存,这也是一种生活方式。

小昱说,她的所谓压力基本上都是回国探亲时来自亲戚朋友。他们不理解不出去工作的生活,好像闲赋在家就是无业游民一样。反倒是小昱的妈妈,接受她不工作的状态。她的观念是不愁吃喝,无需让自己太累,在家相夫教子也是一种成功。“说实话,老妈给了我很大的安慰。”小昱说。

而且老公也没有逼她去工作的意思:“他很传统,注重家庭生活,希望有两个孩子,如果工作不开心,他就会劝我不要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儿。我喜欢这种山上的生活,喜欢自由自在没有拘束的日子。每天睡到自然醒,这是多少人的梦想。在瑞士这种非常传统的男耕女织的国度里,我学着每天做好吃的饭菜,做好家务,学着养育一个孩子,学着去生活,不骄不躁,不卑不亢,因此得到了老公的尊重。在瑞士,家庭主妇也是一种职业。记得刚生了孩子,医院的护士问我是不是全职妈妈的时候,他很骄傲地抢着回答:‘是!’”

在家人面前,小昱全然一副什么都搞得定的感觉,像个将军。吃完饭,小昱说带我们去山上看风景(从那里能够俯瞰他们家的领地),她对老公说:We go to Oben*。老公笑回:Gut。

问到小昱村里的大事小情,她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过小日子的感觉:“我对政治不是很感兴趣,瑞士的民主选举制度挺独特,但是对我来说,刚来这么几年还不能体会到精髓。”

二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

到此,真的已经没有什么可写的了,正如小昱所说,她的生活没什么可写的。看着房前小昱自己种的油麦菜,远处山坡上的羊群,就是一幅陶渊明描绘的采菊东篱下的画面。

每颗心都是孤独的,即便住在喧闹的都市里也同样,关键看你是否耐得住自己内心的那份寂寞。” -小昱

引言结束

如果你要问,凡夫俗子不都是这么生活吗?但是同样的形式下却有着不同的内容,这种简单生活是傲骨的一种寄托。如果心不静、不能从心里接受,那只能是一种无奈。这种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也只有在一个人心不浮躁的社会和大环境下才能做到。虽然没有了灯红酒绿,但得到了踏实的感受。

现在人都在追求成功,那么,什么是成功?你是否听说过渔夫和经济学家的对话外部链接?渔夫有时间晒太阳算不算成功?二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算不算成功?

如果你觉得瑞士无聊,没有中国热闹,那你是否想过,你真的接受了瑞士和它的生活模式?真的努力去融入你生活的圈子了吗?瑞士的文化也是文化,川菜好吃,奶酪火锅其实也不错,得看你从哪个胃说起。

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我们都想这么任性,但是,脱离仕途回归田园,我们有一颗能静下来的心吗?

*We go to Oben. = 我们去上边 (Oben德语:上边)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